學隸偶得20180127

精緻的字帖價格相對較高,想想它帶給你的成長與喜悅,一切如此值得。

隸書,在諸多字體中相對陌生,近來覺得有將它補足的必要。

目前學習隸書主要目標有二,一是取其實用性與裝飾性,使用隸書寫榜書、海報及日常文書,具有楷書的可識別性又帶點時空距離的美感,觀者易欣賞不易挑錯。其二是點畫質感的提升,這方面取其厚、澀、古樸,所以流麗秀美的《曹全碑》先不碰。

東漢諸碑年代久遠,學習隸書拓本想要「透過刀痕想筆痕」對於初學者而言是想太多了。所以決定書寫經典漢隸《史晨碑》石刻拓本求古味,搭配鄧石如《鮑氏五倫序》墨跡本求筆法。如此交錯練習會不會造成筋脈錯亂?這個難說,有一點像大夫調配藥方,除了對藥性充分掌握之外,更要考慮病人的體質。以上二味的搭配,是針對個人現況的處方,他人未必適合。時空轉變之後,取用的書體版本也會再做調整。

讀帖比臨帖更費精神。個人非善於苦學者,所以使用「懶人讀帖法」,先將碑帖通臨一遍作為暖身,經驗上這是建立熟悉感最輕鬆有效的方式。許多朋友一入手就想把某個筆畫寫到定位,或將某個字的缺點一再修正,這樣反而容易因為過程枯燥而頂不住挫折感,造成半途而廢。

近日寫鄧石如《鮑氏五倫序》,筆法有個疑義,「分岔掃帚式起筆」如何做到?這樣分岔的效果一般常出現在橫、豎的收筆處,起筆處出現這「大斷口整齊分岔」相當怪異,這表示鄧石如書寫此作使用的毛筆有特殊性,個人推測應是短鋒純羊之類的筆。

發猛力追根究柢解決問題,是值得鼓勵的積極態度,但書法是一輩子的事,所以我更相信緣分。多交幾個寫字的朋友,他們那邊或許會有答案。或者將這問題放在心裡邊的一個小角落,日後書寫碑帖、閱讀書論時也可能直接看到解法,或是因為學養到了豁然而解。學習書法理性科學是基本態度,但是靜心等待感悟昇華的特質也不可少。

教學相長,近來二位學生讓我提昇許多。

第一位每日精進,傳5張作品給我點評,老師給的意見一概無條件接受,是傳統概念下的好學生。當上老師之後,我非常喜歡這種「傳統」,呵呵!作業之中包含了《史晨碑》,老師並非萬能,對於不夠熟悉的碑帖鬼扯瞎扯誤人子弟終究會心虛,只好老老實實下海陪練,這樣給的建議會實在些。

第二位發憤苦學,卻好長一段時間理不出學習的頭緒,寫了鄧石如《鮑氏五倫序》之後,筆法與空間布白的掌握立即精進。之前憑直覺幫學生開的藥方,沒想到竟有此神效,老師也就趕緊親身體驗其中奧妙處。

起起伏伏、酸甜苦辣的學習經驗,將時間拉長來看,都是豐富自身書法厚度的好材料,面對它、轉化它,以此自許。

《曹全碑》秀勁飄逸

石刻漫漶,別怕! 勇敢寫下去。
《史晨碑》法度嚴謹又富含變化,初學者要先謹守法度,切莫好高騖遠。
因為書寫內容的關係,這件作品的風格非常規矩,卻又不失其筆法的厚實與靈動,是學習的好範本。
這樣的起筆非常特殊,落筆時筆毫已經是鋪開的狀態。
取法自《天發神讖》,橫向起筆處,打了個領結。先往下拉出,再重新落筆往右行筆,非常特殊。

起起伏伏、酸甜苦辣的經驗,將時間拉長來看,都是豐富自身書法厚度的好材料,面對它、轉化它,以此自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