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書法與硬筆書法的書寫速度

虞世南《孔子廟堂碑》板書,孩子們很好奇。

        讀高中時,下午某節體育課後回教室,黑板上從未出現過的美麗的字跡引起同學們的紛紛議論。班上的「酸王」同學則說:「這一定是慢慢刻出來的,只要慢慢刻,誰都能寫出這樣的字。」

米芾《蜀素帖》板書臨寫,痛快刷字,書寫速度迅急。

隨著新的課堂到來,板書很快就被擦掉了,俊秀的字跡至今卻仍印在我的腦海裡,酸王的話也盤旋耳裡久久揮之不去。我偷偷地問自己,如果有三天的時間可以慢慢刻、慢慢改這數十個字,我能夠「刻」出這麼好看的字嗎?雖然沒有動手去實驗,但是我知道當時的我是絕對不行的。

「入界宜緩」的穩定心態,是圍棋老師常常提醒小朋友的格言。

        書法的學習入手宜慢,正如圍棋「入界宜緩」。筆法方面,專注起筆角度、衄挫方圓技法;行筆時中、側鋒的調配,提按與節奏的掌控;收筆時筆桿的俯仰與筆毫的聚斂角度。結體方面則注意布白疏密、伸展與含蓄,並同時關注行氣與章法。此中的任一技法,都可以讓初學者磨很久,綜合運用時更是難度倍增。所以,初學者放慢速度練習,可以細品週邊的風景,再經由精熟的練習慢慢將技法內化,這是學習成長的必經過程。隨著熟練度的增加,運筆時要關注的瑣碎細解隨之減少。經過數月、數年、數十年的沉澱與昇華,以一般人的書寫速度來寫出讓人激賞的字,肯定是輕而易舉的事。

        可是,許多朋友會認為這樣的書寫速度不符合日常生活的需求而加以質疑與嘲笑。書法的學習者該怎樣面對的這些譏諷呢?

        學習任何才藝的初期,因為笨手笨腳而被嘲笑是很正常的現象。初學胡琴所發出的殺豬聲、初學園藝幫樹木理出的癩痢頭、初學舞蹈的僵硬肢體,乃至於初學烹飪所做出的…ㄆㄨㄣ,我們可能也無數次嘲笑過別人而不自知。就算是各領域中的頂尖高手,被嘲笑也是時時刻刻在發生而不足為奇,看看鄉民在youtube中對頂尖歌手和運動員的酸言酸語,高手們一笑置之,也無暇自辯了。

未入門其者不懂培栽之道,剪裁就會形同對植物的凌虐。

        不同的字體、風格,書寫速度也存在著相當大的差異。智永《真草千字文》書寫800多本分送浙東諸寺,這160萬以上的毛筆字,書寫速度應該不慢。弘一法師後期的的書跡溫厚舒緩,平均一個字在一分鐘左右,這樣慢的速度可能反映他的虛寂心境。(劉質平《弘一法師遺墨保存及其生活回憶》)于右任的筆法提按豐富、雄強沉厚,讓人以為這是緩慢書寫的效果,日前看到于老揮毫視頻,才發現他老人家用筆迅捷,這功夫真是驚人!

        因應情境需求、字體風格,書寫速度的快、慢並非絕對。學習者落筆前必須進行判斷,以合理的速度去書寫各種字體,就可以獲得較佳的學習成果。

 

 

 

沉厚跌宕,于老真神人也 !

 

發表迴響